祖籍福建省永定县金丰里中川村的“万金油大王”胡文虎,是着名客属领袖,誉满中外的大企业家、大慈善家。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胡文虎为抗日战争捐赠的财物达千余万元之巨,为全国之最。1941年2月,胡文虎以华侨代表身份飞往重庆,出席国民参政会。中共驻重庆办事处机关报《新华日报》以《华侨巨子胡文虎抵渝》为大字标题,对胡氏乐施善举、义助抗战作了长篇报道,轰动神州大地。“胡文虎”,成为海内外媒体使用频率最高的特定名词之一。

胡文虎是南洋著名华侨企业家、报业家和慈善家,被称为南洋华侨传奇人物。他从继承父亲在仰光的一家中药店开始,后来在制药方面崭露头角,以虎标万金油等成药致富,号称“万金油大王”。他没有受过高深教育,也不以知识分子自命,却独资创办了十多家中、英文报纸,一度享有“报业巨子”的称号。他发家后,自倡“以大众之财,还诸大众”的宏论,热心于兴办慈善事业和赞助文化教育事业,因而也是有名的“大慈善家”。

胡文虎小传:包治百病的万金油大王,被定为汉奸的大慈善家1882年1月16日,胡文虎生于缅甸仰光,祖籍福建龙岩,客家人。家中兄弟三人,父亲是当地的中医。10岁时…

胡文虎这位环球驰名的客家后裔,1882年1月16日问世在缅甸仰光。其父胡子钦是南宋着名文学家、政治家胡铨的后代。据《胡氏族谱》考证,胡铨当年因奏斩秦桧被贬而闻名于世。其后裔在战乱和饥荒中辗转迁徙,有一部份就定居在客家土楼群立的永定金丰大山。其第31代裔孙胡子钦于19世纪末冒险乘坐“大鸡眼”船,漂洋过海,只身前往仰光,悬壶济世,以中医业为生,创建永安堂国药行,深得旅缅华人的敬仰。嗣后娶潮州籍侨女李金碧为妻,生文龙、文虎、文豹兄弟三人。文龙早逝,文虎、文豹成为胡氏永安堂成功的继承者。

胡文虎的经历,正好生动而全面地诠释了蓝水闽商的这一特性。胡文虎是福建永定人,却出生在仰光,后来由于顽劣,他做中医的父亲专门送他回永定中川老家上学。自小在南洋接受西方开明思想启蒙,以及沿袭福建人本身流淌着的以商为本的天性,还具有开创性的突破思维。在传统的文化价值中,医生讲究的就是悬壶济世,而往往忽视了自身的技能所蕴涵的巨大商业价值。

胡文虎小传:包治百病的万金油大王,被定为汉奸的大慈善家

胡子钦1908年逝世,他临终遗嘱只有六个字:“做人要有志气。”胡文虎牢记心中,以立志变革为己任,在永安堂频临倒闭之际,他对中草药来一场大的改革,研制生产成药,成为闻名于世的“万金油大王”。为了适应国际市场的发展,胡氏从缅甸外迁。1923年在新加坡设立永安堂总行。1920年在总行开设制药总厂,有管理和技术人员30多人,生产工人600多人。其生产规模每年可产万金油900万打,八卦丹300万打,头痛粉600万打,清快水60万打;每年营业额达叻币1000多万元。上世纪30年代中期,永安堂的成药业又有新的发展,除仰光老行和新加坡总行外,还在曼谷、吧城、槟榔屿、棉兰、泗水等地设了分行。国内各大城市,如上海、汕头、厦门、福州、汉口、长沙、天津、广州、海口、惠州、贵阳、桂林、昆明、西安以及香港也设立分行,在较大的村镇还设立特约经销处。在抗日战争中,胡文虎的虎标良药产业达到鼎盛时期,在这期间,各地最缺乏的物质,除了武器弹药,就是药品。当时,虎标良药在这个时期畅销于整个西太平洋以及印度洋,包括中国东南亚以及印度这三大人口最多的市场。据经济学家估计,“虎标良药可能性的顾客相当于地球全人类的半数以上。”“万金油使胡文虎发财何止万金,而是无量数,”(引自康吉父:《永安堂发家史》香港文艺书室出版)据有关资料综合统计与分析,当时胡氏永安堂最高年产值可达叻币1.2亿元。

胡文虎的父亲胡子钦是侨居缅甸的中医,在仰光开设永安堂中药铺。1892年胡文虎被送回福建老家,接受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,胡文豹则留在缅甸受英国教育。四年后,胡文虎重返仰光,随父亲学中医,并协助料理药铺店务。1908年,父亲病故,胡氏兄弟继承父业。

1882年1月16日,胡文虎生于缅甸仰光,祖籍福建龙岩,客家人。家中兄弟三人,父亲是当地的中医。10岁时,胡文虎回福建老家,接受了四年中国传统文化教育,又返回仰光跟随父亲管理药铺。

胡文虎是很有远见的企业家,他深知媒体的重要,在胡氏的发展史上,与万金油产业兴旺发达相辅相成的,是胡氏星系报业,来头之猛,大有异军突起之势。

胡文虎继承他父亲的仰光永安堂药铺后,便破了“三年勿改父道”的古训,取了所有的现款便只身去了香港。他是充分认识到了胡氏企业的危机,也看到了工业化西药对传统中药市场的巨大冲击。人们单纯为了方便和短速度见效,感冒了就只吃几片阿司匹林就可以了,避免了繁杂的中药熬煎过程。要想把胡氏企业做大,就必须对传统的东西进行改革。

1908年,父亲病故,胡文虎与弟弟胡文豹继承家业。胡文虎精通中文,胡文豹通晓英文,二人同心协力,药铺生意越来越好。

胡文虎除了早年在仰光兴办《仰光日报》、《仰光晚报》外,从1928年创办“星报起,到1951年创办“星泰晚报”止,共办了16家中、英文报纸,形成了一个星系报新闻体系:
胡文虎制订的办报方针是“为国家服务、为抗日努力”,他主张新闻自由,开明办报,不仅使报纸办得很有特色,很有声誉,而且成为促进抗日,激励华侨爱国热情,传播祖国传统文化的舆论阵地。胡氏亦被誉为“报业大王”。当然,星系报业在宣传虎标良药方面起了特殊的作用,使万金油深入人心,家喻户晓,世人皆知;而万金油的兴旺,又为办报提供了雄厚的资金。

胡文虎通晓中文,经常往来香港等地办货。胡文虎的香港之行,也可以说是一次穿越丛林的拓展。他在香港摸清市场后返回仰光,便把永安堂药铺改为中成药制药厂,并在充分考察大陆、香港、日本等市场后,在祖传秘方“玉树神散”的基础上,研制出了神乎其神的“万金油”。胡文豹通晓英文,留守仰光店面,二人同心协力,业务日趋发达。1909年,胡文虎周游了祖国以及日本、暹罗等地,考察中西药业。第二年回仰光,着手扩充永安堂虎豹行。南洋气候炎热,日光强烈,人们容易中暑、头晕、疲乏。胡子钦早年行医时,曾用一种国内带去的中成药“玉树神散”给人治病,颇受欢迎。胡文虎根据中西药理,采择中、缅古方,并重金聘请医师、药剂师多人,用科学方法,将“玉树神散”改良成为既能外抹、又能内服、携带方便、价钱便宜的万金油;同时,又吸收中国传统膏丹丸散的优点,研制成八卦丹、头痛粉、止痛散、清快水等成药。不久,“虎标良药”便畅销于缅甸、印度、新加坡、马来亚各地,成为家家必备、老少皆知的药品,胡氏兄弟由此发家致富。

1909年,胡文虎周游中国、日本、暹逻等地,考察中西药业。他发现由于南洋气候炎热,蚊虫众多,人们经常产生头晕、疲乏等症状,却没有任何有效药物来解决。

这一时期,胡文虎已赢得“东南亚华侨首富之称”,他拥有万贯家财后,继续扩展虎标永安堂分行,除了办中文报纸,还有英文版报刊,促使他的企业形成跨国网络系统。同时,他还投资经营开设银行、房地产业等,自购飞机载送报纸,这在当时东方世界,都算一件破天荒的创举。日本经济学家游仲勋着的《东南亚华侨经济简论》一书中,高度评论了胡文虎的产业规模,成了东南亚华侨中的“银行、保险、制药、报纸等多种行业企业的财团”。

1923年,由于业务发展,胡文虎将永安堂总行迁到新加坡,留胡文豹主持仰光业务。他在新加坡兴建新药厂,并先后在新加坡、马来亚、香港各地广设分行。1932年,他又把总行从新加坡迁到香港,并在广州、汕头建制药厂,并先后在厦门、福州、上海、天津、桂林、梧州、重庆、昆明、贵阳等城市及澳门、台湾、暹罗的曼谷,荷属东印度的吧城、泗水、棉兰等地设立分行,市场扩展到中国东南沿海以及西南内地。永安堂“虎标良药”从此畅销于整个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广大地域,包括中国、印度和东南亚这3个人口最多的市场,销售对象达到全球总人口的半数以上。特别是在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和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以后,当时中国的前方、后方——包括敌占区以及整个东南亚所缺的物资,除武器弹药和食物外,就是药品,即使是一般成药,也是到处奇缺。所以“虎标良药”也就成为市场的抢手货,行销之处无不利市百倍。

对此,胡文虎潜心研究,结合民间草药配方,最终制成了由石蜡、凡士林、薄荷油、樟脑等成分组成的“虎标万金油”。

胡文虎具有很强的经济实力,成了东南亚华侨中首屈一指的大富翁,同时又是一位宅心仁慈、广济博施、热心公益事业的大慈善家。因此,这位爱国侨领深得人心,且有广泛的坚实群众基础,深受广大侨胞的拥戴。在扩充自身产业的同时,胡文虎本着“取诸社会、用诸社会”“财聚人散、财散人聚”的忠义信条和人生哲理,规定每年所得利润的25%,作为慈善公益事业的费用,制订了在全国兴建
“千所小学”“百所医院”的宏伟规划。

胡文虎因发售“虎标良药”致富,所以他兴办慈善事业,也以捐资于医药方面为最多,以创建医院、造福贫病为急务。他创办的医院,以1931年落成的南京中央医院为最著名。此外,还捐款办了收容流浪儿童的上海儿童教养所、广州儿童新村等等。抗日战争期间,胡文虎曾致函重庆国民政府,决定在抗战胜利后修建县级医院100所,并汇款1000万元(当时估计大县建一所医院需10万元,小县需5万元,共需款1000万元),分别存入当时的中央、中国、交通、农民四家银行。抗战胜利后,由于国民党统治区通货膨胀,币值一贬再贬,这笔建造百所医院的巨款最后只剩下几张“金圆券”,因而告吹了。由于胡文虎慷慨捐助慈善事业,1950年,英皇特授予他圣约翰救伤队爵士勋位。香港大学也于1951年初设立“胡文虎妇产科病系奖学金”。他晚年在香港庆寿时,常常施舍食品、日用品,或赠送现金,济助穷苦老人和孤儿。

万金油芳香通窍、祛风止痒、清凉辟秽、可缓解蚊虫叮咬、皮肤发痒、头痛鼻塞等症状,可谓包治百病,又成本低廉,迅速风靡东南亚。

胡氏致力于普及教育,除捐15万元资助中山大学,厦门大学,福建学院,厦门中学等四十余所大、中学校外,1934年又捐350万元,计划五年内兴建千所小学,并把专款汇存在上海、昆明、香港等中国银行。到抗战爆发时,全国已建小学300所,其中福建70所。胡氏对卫生事业亦十分重视,汇回1000万元,分存于中央、交通、农业四家银行,拟作兴建百座医院。他大声疾呼“体育之功至为伟大”,捐款2.5万元在福州建体育场、在海南岛建游泳池;资助各类体育运动大会5万元;特拔60万元给星岛足球队,远征世界,载誉而归,为华人扬眉吐气。

抗战胜利后,为了建设家乡,胡文虎于1946年秋在新加坡发起组织“福建经济建设服务有限公司”,亲自担任筹备委员会主任,准备经营金融、交通、工业、矿产以及茶叶、水果等土特产。该公司总资本初步定为国币300亿元,计划在东南亚募股200亿元,在国内募股100亿元,他自己率先承担10亿元。由于当时国民党政府忙于打内战,胡文虎的回国投资活动得不到应有的重视,侨胞的爱国热情受到严重打击,整个投资建设计划终告失败。

1923年,胡文虎的生意快速发展,药铺开到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香港,市场还扩展中国东南沿海等地。虎标万金油成了进入千万家的必备良药,胡文虎大发其财,成为东南亚着名的“百万富翁”和“药业大王”。

长期以来,胡文虎热心于赈灾济难事业,1927年夏季漳州水灾,1928年春季汉口火灾,1935年夏季长江水灾,1937年春季西藏大旱灾等,他先后捐赠50万元以及大批虎标良药给灾区急用。此外,胡氏于1935年捐资20多万元,在福州、厦门、泉州、永春各建一所新式监狱,还设立技艺部,使犯人在监狱禁期间能学一技之长,出狱后能自谋职业,不致重入歧途。

胡文虎去世后,1984年5月,福建省人民政府宣布将胡文虎在福建的遗产归还给胡氏家属。胡仙将中川虎豹别墅修葺一新,捐献给政府作胡文虎纪念馆。1994年9月18日,她专程回乡参加了胡文虎纪念馆开馆暨胡文虎基金会成立庆典大会。

胡文虎发家之后,以此为资本,大力投资报业。自1913年至1952年,胡文虎先后在东南亚各地办起了《星洲日报》、《星华日报》、《星光日报》、《星中晚报》、《星岛日报》、《星岛晚报》、《星岛周报》、《星槟日报》、《星仰日报》、《星巴日报》、《星闽日报》、《星沪日报》、《虎报》、《星暹日报》等报纸。

星系报业规模最大、数量最多,是华人最大的报业集团。

1932年,淞沪抗战期间,胡文虎捐2万银元和大量药品,支援英勇抗敌的第十九路军将士,还捐款1万银元支持宋庆龄、何香凝领导的香港红十字会组织的战地军民救护工作。第十九路军的蔡廷锴将军说:“本军在沪抗日,胡君援助最力,急难同仇,令人感奋。”

抗战中期,国民政府发行救国公债,胡文虎率先认购国币300万元,并大力动员侨胞踊跃认购,经1年多的努力,东南亚侨胞共购买公债1300万元,还捐献款项达2000万元。胡文虎的救国义举,备受各界的赞扬和崇敬。

胡文虎自称对政治无兴趣,热衷于文化教育和医药慈善。他在新加坡捐建了10多所义务学校,在中国大陆也捐助过上海大夏大学、广州中山大学、岭南大学等几十所学校,如今这些院校中仍建有诸如“虎豹堂”、“虎豹楼”、“虎豹亭”等纪念性建筑。

1935年,他宣布捐款1000万元在全国兴建100所医院,捐款350万元创办1000家小学。到1938年已建成小学300余所,后因抗日战争未能继续。

国民政府颁给胡文虎“益在民生”、“仁心义举”等匾额和金质奖章,作为表彰。老百姓都称他为“大慈善家”。

1937年,胡氏永安堂在广州市的厂房落成,是当时广州的第二高楼。这里成为在中国大陆生产经销“虎标”万金油的主要场所。1949年,新中国成立,胡文虎饱含希望,旗下香港《星岛日报》以“广州天亮了”的大标题,报道广州解放。

然而,1950年,由于胡文虎拒绝“认购”指定数量的“胜利公债”,被列为“汉奸”。广州永安堂被没收充公,永安堂药物及星系报纸,一律禁止,从此,童叟皆知的虎标万金油在中华大地销声匿迹。

(1946年,胡文虎在家乡福建龙岩中川村耗资34万港币建造了第三座虎豹别墅)

1951年起,东南亚各星系报纸都开始反共。1953年,胡文虎还访问台湾。1954年9月4日,胡文虎在美国檀香山病逝,享年72岁。

1994年,广东政府将广州永安堂归还给胡文虎的养女胡仙。随后,她把大楼捐出,辟为广州第一间少年儿童图书馆——也就是曾经的广州少年儿童图书馆。

(万象历史·人物传记写作营的第471篇作品,营员“梦里婉歌”的第38篇作品)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相关文章